祖国被入侵,人民遭屠杀,他们在奥运泳池与苏联人

1956年12月6日,墨尔本奥运会,男子水球半决赛。

比赛进行到最后时刻,21岁的匈牙利新星埃尔文-扎多尔在防守苏联队的普罗科波夫时被吹罚犯规。此时,匈牙利4比0领先苏联,这个判罚无关大局。

即便如此,扎多尔还在跟裁判较真:“为什么吹我?”多年以后,扎多尔承认自己犯了一个错误,不应该让视线离开苏联人。等到他转过身来,普罗科波夫挥舞的拳头已近在眼前。重重一击后,扎多尔栽倒在水池里,现场一片混乱。

出现这样的局面,匈牙利的队员们一点也不感到奇怪。一个多月之前,苏联人的坦克开进布达佩斯,镇压匈牙利人民的示威游行。所谓冤家路窄,这场对决注定不再是一场普通的体育比赛。

10月31日布达佩斯街头的苏联T-54坦克1956年10月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街头的苏军T-54坦克

匈牙利和苏联两国的恩怨始于二战。作为战败的轴心国成员之一,匈牙利要向苏联、捷克斯洛伐克和南斯拉夫支付总计3亿美元的赔款,并允许苏联驻军。本质上,匈牙利在战后处于苏联的控制之中。

匈牙利劳动人民党上台执政后,在马蒂亚斯-拉科西的领导下,对政治、经济、教育体系进行全盘苏化。然而对苏联模式的生搬硬套让匈牙利吞下了恶果,食品长期短缺,人民生活水平严重下降。1952年,匈牙利普通工人的可支配收入比1938年时下降了三分之一。

10月25日示威者游行10月25日匈牙利示威者游行

1953年斯大林去世后,匈牙利内部去苏化的呼声越来越高,拉科西被迫下台,这进一步坚定了匈牙利人民反对苏联模式,要求苏联撤军的信心。

1956年10月23日,为了声援同样支持去苏化的哥穆尔卡当选波兰统一工人党第一书记,数以万计的匈牙利大学生和知识分子走上了街头,在游行过程中与警方发生了流血冲突。

街头被毁坏的斯大林雕像,只剩一双靴子布达佩斯街头被毁坏的斯大林雕像只剩一双靴子

起初,苏联方面相信可以通过成立新政府,继续对匈牙利的控制,两名遭受前政府迫害的领导人伊姆雷-纳吉和亚诺什-卡达尔分别担任总理和匈牙利劳动人民党第一书记。

然而匈牙利民众对新政府并不买账,局势进一步失控。另一方面,总理纳吉主张退出华约组织,寻求中立地位,这显然突破了苏联的底线。

两辆部署在布达佩斯第八区街道的苏军ISU-152式重型突击炮,后面是一辆被抛弃的两辆部署在布达佩斯第八区街道的苏军ISU-152式重型突击炮,后面是一辆被抛弃的坦克

布达佩斯第8区战斗结束后的瓦砾布达佩斯第8区战斗结束后的瓦砾

与纳吉产生分歧的第一书记卡达尔最终离开布达佩斯,于11月4日宣布成立工农革命政府,当天苏军十七个师的兵力向布达佩斯发动代号为“强风”的军事行动,迅速占领了匈牙利全境。

布达佩斯科尔文大街,手握莫辛纳甘M91步枪的金发女子,身后为她所属的小组击毁的I布达佩斯科尔文大街,手握莫辛纳甘M91步枪的金发女子,身后为她所属的小组击毁的苏军战车

历时十三天的匈牙利十月事件造成了2700人死亡,13000人受伤,约有20余万匈牙利人沦为难民。

在讲述这段历史的电影《光荣之子》中布达佩斯巷战片段

十月事件爆发时,匈牙利水球队正在布达佩斯附近的山区备战奥运会,远处传来的枪声让队员们感到不安,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球队很快被送过边境,转移到捷克斯洛伐克。

直到11月2日抵达墨尔本,唯一一个懂英语的队员买了一份当地报纸,他们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开始焦急地打听亲友的消息。

11月布达佩斯街头一辆燃烧着的苏军装甲车11月布达佩斯街头一辆燃烧着的苏军装甲车

为了给球队打气,队长戴斯蒙德-基亚玛蒂和球队主管贝拉-拉基把全体队员召集起来,告诉他们,赢得比赛是唯一的出路。

祖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,队员们深受打击,然而作为卫冕冠军,他们还是展现出强大的实力,6比1战胜英国,6比2击败美国,之后又以4比0的相同比分赢了德国和意大利。进入半决赛后,他们遭遇了苏联队。

匈牙利男子水球队匈牙利男子水球队

这场半决赛被匈牙利人赋予了浓重的复仇色彩,扎多尔说:“我们不仅仅是为自己而战,也是为每一个匈牙利人而战,这场比赛是我们反击的唯一机会。”

对于这支苏联队,匈牙利人一点也不陌生。

1952年奥运会,苏联队仅仅获得第七名。为了快速提升成绩,他们想出一个不同寻常的方案,直接复制匈牙利的训练模式和战术体系,毕竟匈牙利在水球这个项目上是超级大国,前四届奥运会三次夺冠。按照苏联人的的逻辑,整个国家都在掌控之中,区区一个水球队的秘密又算得了什么呢?

电影《光荣之子》中,两支球队热身赛就上演激烈对抗

墨尔本奥运会开始前几个月,匈牙利队和苏联队在莫斯科进行了一场热身赛,在裁判的帮助下,徒弟战胜了师父。赛后,两队在更衣室大打出手。

之后在匈牙利进行的另外一场比赛,当现场播音员开始介绍苏联队员时,球迷们背过身去,以示抗议,他们制造的噪音甚至盖过了苏联国歌。

国仇加上旧恨,这是一场匈牙利绝对不能输的比赛。

12月6日,水晶宫游泳中心涌入了5000多名观众,其中大部分是匈牙利人。苏联队入场时,他们挥舞着旗帜,高喊着“匈牙利加油”的口号,气氛从一开始就紧张起来。

按照惯例,比赛开始之前,双方队长在泳池边与裁判见面,以示友好,而基亚玛蒂拒绝和苏联队长握手。

作为全队的灵魂,他给队友们鼓劲:“兄弟们,无论如何,我们不能以失败者的身份离开这里,一定要战斗到最后一口气。”

为了这场比赛,匈牙利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,既然双方的技战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,他们决定用心理战打败对手。

比赛一开始,匈牙利队就用粗鲁的垃圾话羞辱对手,他们从小学习俄语,和苏联人对骂完全不是问题。

“我们冲着他们大喊,‘你们这帮狗娘养的杂种,竟然跑来轰炸我们的国家。’然后他们回骂我们是叛徒。水面之上你来我往,水面之下的斗争也没有停止。”匈牙利队员扎多尔回忆。

匈牙利队的策略很快奏效,开场不到一分钟,一名苏联队员就因动作过大被判罚出场。

拳打脚踢的粗野动作贯穿全场,两队共有5名球员被罚离开水面,然而只有匈牙利队在不断进球。基亚玛蒂和扎多尔各自打进两粒进球,每个进球都让那个观战的匈牙利人尽情欢呼,他们就像在自己的主场作战。

面对0比4的落后局面,苏联队员气急败坏,他们的动作越来越粗野。

最后几分钟,扎多尔盯防普罗科波夫时一直嘲讽对手是失败者,直到苏联人再也按捺不住,把水球变成了拳击。

“我眼前仿佛出现了4000颗星星,”扎多尔说,“我伸手摸了摸脸,感到温热的血液慢慢流淌了下来。我立刻意识到,‘上帝啊,我打不了下一场比赛了。’”

基亚玛蒂形容扎多尔的样子,就像从肉店刚出来一样,记者和摄影师将他团团围住。场边的匈牙利观众愤怒地跳进泳池边的广场,挥舞着拳头,一边辱骂苏联球员,一边向他们吐口水。

为了避免事态升级,裁判中止了比赛,宣布匈牙利队获胜。

在警察的护送下,苏联队狼狈地逃回更衣室。扎多尔被送往急救中心,在那里缝了8针。基亚玛蒂透露,苏联队员赛后向匈牙利的教练致歉,然而在他看来,与匈牙利人民经受的苦难相比,这样的道歉不值一提。

第二天,《悉尼先驱晨报》发表了题为“冷战暴力在墨尔本爆发”的头条文章,称扎多尔的鲜血染红了泳池。

尽管有夸大的成分,但是扎多尔血洒赛场的照片迅速传遍全世界,这场比赛被称为“水中血战”。“对于那张照片我深表遗憾。”扎多尔说,“我希望作为世界上最好的新星被人铭记,而不是一个被苏联人击倒的倒霉蛋。”

因为眼睛迟迟没有消肿,扎多尔坐在场边,看着队友们在决赛中以2比1击败南斯拉夫,夺得奥运冠军,那是他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刻。站在领奖台上,扎多尔忍不住潸然泪下,既有无缘决赛的遗憾,也有无家可归的哀恸。

奥运会结束后,基亚玛蒂辗转回到匈牙利,参加了1960年罗马奥运会和1964年东京奥运会,获得了一金一铜,1976年入选国际游泳名人堂。

而扎多尔留在了美国,因为美国水球根基薄弱,他没有用武之地,只能转行成为游泳教练,曾经训练过9夺奥运冠军的马克-施皮茨。

当年的队友普遍认为,扎多尔最让人惋惜,他本应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水球运动员。不过扎多尔并不后悔,他认为能表达个人观点,自由地生活,同样至关重要。

扎多尔再也没有回到故乡,但是他和队友们的故事激励着匈牙利新一代的年轻人。

2000年悉尼奥运会,盖尔盖里-基斯率领匈牙利队夺回阔别24年的水球金牌,而他们在决赛中击败的正是俄罗斯队。谈起那场“水中血战”,基斯说:“对每一个匈牙利人来说,击败像野兽一样的劲敌,那种感觉棒极了。”

2012年,扎多尔在加州去世,享年76岁。2017年,扎多尔的两个孩子埃里克和克里斯蒂娜,受邀参加在布达佩斯举行的国际泳联大师锦标赛,这是他们第一次踏上父亲的故土。

“起初,我们只是去参加比赛。”埃里克-扎多尔说,“后来我们想到,可以把他的骨灰撒在这里。”

赢得奥运史上最激烈的水球比赛,离开故乡61年后,扎多尔终于落叶归根。

上一篇:前瞻:詹眉需展现统治力 湖人欲复仇活塞冲击4连
下一篇:原帅22+5山西险胜同曦 希尔26分万圣伟两双难救主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